信仰一家人

證道搜尋




半澤直樹的「柔和」身邉人

近月最多人談論的日劇,必屬《半澤直樹2》無疑。《半澤》系列劇集改編自作家池井戶潤的商業小說,內容不詳述了,主要描述銀行職員半澤直樹如何本著自己的信念,與銀行內外的「敵人」戰鬥的故事。

由拍攝到播映,《半澤直樹2》都受著新冠疫情影響而不斷延宕,卻無阻其收視的節節上升。第一季已是「平成」年號電視劇收視第一。睽違七年後的今天,又再成為「令和」年號的日本收視冠軍!

微小「重要」角色
主角半澤直樹無疑是劇中非常吸睛的靈魂人物,尤其是當他向詭詐的上司發難大呼:「以牙還牙!加倍奉還!」甚至後來加強至「百倍奉還!」(第二季更升級為「千倍奉還!」)其強勁氣勢讓不少上班族頻呼過癮,感到終於有人替自己吐了一口汚氣。

只是,剛強如半澤直樹,也不能作獨大孤男。漫漫長路,若沒有柔和的同路人,一味的霸氣是難以持久走下去的。因此之故,強人也得在本文靠邊站,讓他身邊人——太太半澤花「小花」,暫且權當這裡的主角。

在《半澤直樹2》全劇中,小花也確實只是個小配角,出場畫面湊集一起也不到5分鐘!然而,如此微小的腳色,卻奇特地沒讓自己失卻光采,反倒引來眾多討論。這些評論又是奇特的表現出兩極化——批評者認為她過於離地造作;欣賞者則稱譽她為「療癒女神」。

離地「有福」太太
丈夫在職戰場上廝殺拚搏,回家後馬上有小花這位忠實後援給他噓寒問暖,送上溫情鼓勵與無限支持,如此賢德女子,怎不教丈夫拜倒石榴裙?!只是,對於這樣一位賢內助,你我一眾俗世凡人都只敢存盼望於夢中,更有批評說:「[小花]看起來像一個好妻子,全心全意地支援丈夫,但常扮可愛,角色並不現實。」

是的,確實難以想像丈夫被多次打擊,甚至遭到降職外調處罰,小花仍是毫無埋怨地繼續做丈夫的忠實粉絲。在《半澤直樹2》完結篇裡,面對可能失業的丈夫,小花仍能發表超異常的安慰之言:「雖然我不清楚發生甚麼事,不用那麼拼命也沒關係了,你已經夠努力了。」「就算失去工作,只要能夠活下去,就沒有問題啦,活著總有辦法。」

如此忠貞,卻又如此離地的人,在這功利的社會中可會真實存在嗎?

存在與否?不想輕易一言定論。但,有否想過,離地,正是從上而來,給我們的呼召?現實,永遠是現實,只是,帶釘痕的手便曾這樣吩咐:愛那不可能的愛,活那不著地的活,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哀慟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人若因我辱罵你們,逼迫你們,捏造各樣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應當歡喜快樂,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太5:3-12)

小花,你是有福的人!

「療癒」無可取替
看過某些評論,有趣地指出第一季《半澤》幾乎每集都刻意安排主角一頓豐富晚餐,甚至如介紹菜式般向著滿桌料理近鏡和定鏡1至2秒。導演刻意以每頓美食來塑造小花對丈夫的無限支持,讓疲憊的他於歸家後得著心靈的釋放與醫治。小花「療癒女神」之名,便由此不脛而走。

但,小花的存在彷似只限於飯桌,到第二季,出場時間更減少至只有不到5分鐘!真箇是「他必興旺,我必衰微」!這樣可有可無的「女神」,於現實世界裡,誰願擔當呢?!

誠如已故指揮家雷恩‧伯恩斯坦(Leonard Bernstein)慨歎交響樂團最難找的不是首席提琴手,而是第二提琴手。因為,人人都想當第一,誰甘願居於人後!只是,伯恩斯坦又說:「如果沒有一個人願意擔任副手,交響樂團就無法奏出和諧優美的音樂。」

成就基督救恩之路的,有甘願作曠野喊聲的施洗約翰;成就丈夫職場上優美樂章的,也有甘於藏在丈夫後面的小花。只因他們都有「我必衰微的感悟!

然而,天上掌權者手中的法碼是公平的,因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要喪失生命;凡為我喪失生命的,要得著生命。(太16: 25)

約翰,是被主讚許為凡女子所生的,沒有一個比他更大的人。

小花,你也是一眾粉絲心中無可取替的半澤直樹的「療癒女神」。


撰文/劉緒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