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一家人

證道搜尋




是我刻意造你是「猴子」⋯⋯

你一生持守著什麼?
早前預備講章時,讀過猶太作家格雷(Chaim Grade)的My Mother’s Sabbath Days: A Memoir《我母親的安息日》。從書名明顯可知焦點是作者敬虔的母親。格雷母親在身為拉比的丈夫死後,獨力撫養格雷成人。在作者筆下,母親是個淳樸、簡單、刻苦,又堅守猶太信仰和身份的人。

格雷本身並不特別虔誠,但在他隻身離開故鄉維爾紐斯(Vilna,原屬波蘭,現為立陶宛首都)逃避納粹德國的入侵,臨別家人時,母親雙手緊握兒子囑咐:「孩子,永遠都不要忘記你是猶太人。要守安息日(My child, never forget you are a Jew.  Keep the Sabbath.)。」當格雷既疲累又口渴,既害怕又困乏時,想起母親的話,便有力量繼續上路。

戰後格雷回鄉,熟悉的維爾紐斯已不復存在,致愛的母親也已遭害。但母親離別的叮嚀卻深嵌於心,讓格雷一生持守猶太信仰和身份。

要擺脫自己的身份?
同樣是對身份的持守,讓我想到另一本唯一能成為美國小學教科書的漫畫(也是唯一獲美國普林茲文學獎 (Michael L. Printz Award) 的漫畫),華裔漫畫家楊謹倫的American Born Chinese《美國土生華人》。楊謹倫是天主教徒,他把自己的信仰融合於著名中國民間故事,創造出一個全新的美猴王孫悟空,並藉孫悟空來喻表美生華人的身份尋索之旅。

孫悟空因被眾仙拒絕而大鬧天宮,之後陷入身份危機。牠拒絕承認自己是猴子,甚至命令花果山眾猴須穿上代表人類的鞋子。到了牠面對那自有永有的上帝時,仍拒絕上帝創造牠是猴子的事實,以致被困五指山。最後牠輕鬆脫離五指山,不是因為唐三藏幫牠撕下符咒,而是因接納了自己的身份。最終,牠脫下鞋子,赤足與唐三藏往西前進。

孫悟空很感嘆的說:「如果我早點認識到作為一個猴子是多麼美好,就可避免五百年石頭山下囚禁之苦。」

過去一段長時間,華人在美國生活實在不太好過,土生二代不少刻意擺脫中國人的身份,以融入白人社會。但楊謹倫告訴我們:「只有一個懂得尊重自己民族文化的族群,才能夠贏得其他族群的尊重,這是三百年來美國華人終於擺脫悲情記憶的最終解決方案」。

「基督是主」對你有意義?
誠如上帝對悟空的提醒:「我不會犯錯,小猴子。我刻意造你是猴子,你便是猴子。」(I do not make mistakes, little monkey. A monkey I intended you to be, a monkey you are.)上帝創造我是什麼人,我便有什麼身份,不能退貨!縱或這身份的根源離自己有多遙遠,不變的仍是上帝予我的身份,它代表了真正的我。兩位同是遠離了根源的作者,格雷以持守安息日來確定自己猶太人的身份,楊謹倫以擁抱中國人傳統來立足美國。

同樣,於信仰層面上,生在這瘋癲世代,活於這無序小城,在一片打敲砸的噪音下,你我如何確立自己基督徒的身份,以存立於人間呢?

我們常說耶穌基督是主,這可是基督教信仰的核心教義中的核心。那麼,「基督是主」對你我的意思可是什麼?容我借用詩人胡燕青作為結束時一點活出你我身份的省思:

「我既稱你為主,就應該亦步亦趨地跟隨你、聽從你,萬事找你商量;我必須在周圍那繁囂噪音的敲打之下,聽得見你溫柔的呼喚,也必須在種種情欲的衝擊之中,抓得牢你平安的笑容。我必須清醒地活著,活出那真正自由的意志,活出我選擇你而放棄世界的決心。」

撰文/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