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福號外

證道搜尋




安息之心路——黎麥美華師母

自從與丈夫家翹一起踏上全職事奉至今二十年,去年服事二十週年的時候,心中希望有一個停下來的安息,讓自己在主面前安靜及更新。今年年頭安排好工作,再以儲起的假期自製了「安息月」,由二月農曆新年起到三月尾。在想像中,一般的安息大概是以放下慣常的服事,多閱讀聖經及屬靈書籍、多禱告及安靜休息等作成長的方法。但從沒想過,神卻預備了以家翹進入被提名為主任牧師候選人的歷程,作為我這期間生命更新的課程。 這課程就是:自己作為他的妻子, 是否預備好與他一起迎向這挑戰,隨時候命踏上新的里程呢?

1.從 不安 平靜
就在踏入農曆新年前幾天,被提名一事開始走近了我們。事情就像在我們每天生活平靜的沙田海忽然吹來了大霧,也同時捲起了浪。起初我以為自己心中是平靜的,畢竟荔枝角和馬鞍山確是遙遠,迷霧理應很快便會散去,不會與我們有切身關係。但晚上卻開始睡得不好,有一次連續發了三晚的惡夢,睡眠質素的改變令我意識到心中的恐懼。

在二月家翹收到初步被約見的電話。就在同一天,有同工關心問及我的感受。我當時說:「不想。 但若神真是要我們行這路,我只會留一個一毛錢大小的洞口開放順服祂。」 如此一答,才明白自己原來是以「不開放、不可能」的想法迎浪,自己未能承載打開「可能性」的恐懼。

全知全愛的天父知道我的心,沒有怪責,反而額外看顧我的軟弱;在約見前的晚上,神把《Keep a Quiet Heart》i 一書巧妙地放在家翹和我眼前。我倆一起讀到主耶穌能在被風浪搖曳的船中安然睡覺是因為他肯定天父在掌管。這顯淺的道理,在那刻卻是珍貴的提醒。在心被風浪震動、眼被大霧遮蔽的日子,心仍然可以「保持平靜的祕訣是基督在我裡面,而不是我在另一處境裡面」ii。這句說話就像當頭棒喝,把我從帶有苦澀地問了一個月的「為何有這處境」中打醒。神溫柔地提醒了我要停止抱怨,只要學習心中單單求一事:就是父的旨意,心就能純潔而且得平靜。 就是這樣,那晚我倆得著莫大的平安。神奇妙地回應了我心中的恐懼,叫我更肯定祂明白和看顧;這一切慢慢把我心中的「不開放、不可能」打開,以基督在我裡面的平靜,學習在只求祂的旨意的禱告中一步一步向前行。

2.從 安營 到 候
家翹初步約見後與我分享牧長們其一關心是作太太的會否支持。這一問,我才為意自己未曾想過支持家翹與否的問題。心裡面一直求問的是:神想唔想?向前行是否神在家翹身上、在我們家的旨意?但其實求問神的旨意是一回事,認定不論神的旨意如何也行在其上是另一回事;對我來說,這認定要行在其上,來得一點也不易。

在這期間因奇妙的偶然,我開始了看Elisabeth Elliot 的另一本書《Slow and Certain Light 》iii。書的名稱沒甚麼特別,但一看到書的副題為「神帶領的一些想法」,當時心中說 Bingo!我那刻就是急想知道神對我們前路的帶領。誰知一打開引言,又被神打醒:「基督徒若說要尋求神的旨意,就要知道不是在尋求神的意見…而尋求神的旨意是要付費的,價錢就是捨己,背起自己的十架跟從。」iv 這話一語中的把我的心剖開,雖然已經打開心中的小洞,說是要尋求神的旨意,但其實心中只是想聽聽神的意見再算,沒有預備即或如何也順服在神的旨意下並行在其上。

三月的一個星期一,我和家翹一起安靜禱告了一段時間,我流了很多的眼淚。五年多前我們全家「移民」馬鞍山,轉了教會、搬了住所、小兒子轉了學校;一家轉到一個全新的社區。從零開始,到現在剛剛與弟兄姊妹的關係建立了基礎及信任;很多的情誼開始開花;又見證很多服侍的平台慢慢地立好了根基;現在正是一切上了軌道、安頓的時候。 我心很不捨也不明白,仍不時問神:起行? 這不會是祢的旨意吧? 加上與恩福雅歌團契分別的痛,自己用了近三年的時間才撫平,真的不想再有這經歷,不想再背這十字架。

全知全愛的天父知道我的心,聽見我的禱告;再次額外看顧我的軟弱,就在翌日用民數記與我對話。我有一習慣就是在每次開車接孩子放學路上都會聽聖經,年頭由創世記開始重讀整本聖經,剛好那天聽到民數記三十三章。經文把以色列人出埃及地後的行程記下,「起行...安營」這組字不斷重複(回家一數是重複了41次)。 因為當時在開車,不能按掣把經文跳過,坐在那裡重複聽了41次「起行...安營」。我聽見自己在馬鞍山安營五年多說:現在這裡真好!實不想起行;但主給我再思以色列人從未在到達應許地之前扎根,都是安營。 然後在再翌日星期三,我在《Slow》書中讀到「但如果我們記住,最終我們將會住在主的居所,安頓在主面前,那麼中間的路程或是在青草地溪水旁,甚或在陰暗的山谷中...它們都只一個車站和沿途,都是短暫的。」v 紮營、車站、沿途——主怕叫不醒我,連續的兩天重複同一信息。  及後屬靈長輩也提醒自己, 雖然未清晰主現在要我們安營或起行,但重要的是要認清傳道人是願意被流動的人,隨時候命,聽主吩咐。

3.從 安息 到 十架
三月尾安息月結束了。 四月一日,我記下總結:我以尋求神的旨意是否要家翹及我家「起行」為出發點,但經過兩個月每天的尋索和求問,神給我的答案是:神的旨意不是在意起行或安營、不是在意馬鞍山還是荔枝角服侍;神的旨意是要我見到祂想我成為一個怎樣的人。 神給了我五個更新的學習:一)面對處境改變甚或捲起浪花,也以認定基督在我裡面保持平靜;二)放下我既定想像服侍他的方式,學習成為隨時候命,願意順服的僕人;三)學習愛恩福整個大家庭更多;四)選擇喜樂;五)敬畏聖潔的神,更省察自己的罪。 感謝主,真的回應我安息月的心願:修剪我使我能成長。

就在天父如此的引導下,我陪伴家翹出席四月三日選立委員會的會面。在團契的基礎和美好的分享上完成了彼此的交通。 翌日,我倆一起放假,經歷近兩個月的起伏,那一刻有一種完全放下大石及成了的感覺。平靜不是因為任何結果,而是因為已經完成了自己的部分——放手,前面的決定就交給我的兩位主:天父與家翹。

手已經放開,但心仍然有忐忑的時候,特別想起可能要背起的十字架,感覺仍然好重同艱難。全知全愛的天父仍看顧我這軟弱的心,再一次奇妙地供應書幫助我。vi 我以追看小說的熱誠,用了三日把《月光下的十字架》全書追看完。書是以一位老牧者與年青傳道人的對話組成一段段屬靈反思的課堂。其中老牧者一句「不是要承受十字架,要去愛它」vii 直接幫助了我。這陣子每當思想背起十架跟從耶穌,只感覺很辛苦。忘記了十字架是愛。十字架是神和人重建關係的階梯,是把我提升到更高地方,安置在神隱藏的保護中。viii 我就是忘記了十字架是回應主的愛。經這提醒,背上的十字架變輕了。誠然若要跟從起行實是傷感和艱難,但神叫我醒覺一切都是始於愛神、愛耶穌、愛十字架;只要繼續高舉十架、唯獨聖經、唯獨基督並多多的在膝頭上下功夫。如此,不論在馬鞍山在荔枝角,都能愛所服侍的人,並放心知道主必供應神家的需要。

4.活在當天的 安息
四月中我們再次與選立委員會的牧長一同有寶貴的團契和禱告時間,在當天委員會也告訴我們推薦家翹成為候選主任牧師。我們感謝教會的信任,但表達仍需要時間禱告等候主。

在安靜等候中,家翹慢慢認清神對他的帶領;作為他的妻子,我也學習以配合來支持他。 雖然天父已經幫助我從只想活在另一處境,到看見只要基督在我們的船中就安穩;從只想安營,到看見隨時候命順服恩主。但一想到未來我仍是擔憂,擔心家翹的身體健康、自然能力是否能挑此重擔。同時自己在教會的事奉也剛立下了根基,好像看到要建在其上的服事;若是要跟從起行,自己前面的事奉完全是未知之數,更要開展全新的關係。

帶著這些憂慮,我再次從書架上的老師得到幫助。從《堅持一生的道路》ix 作者席哲帶我看見將來不是我能掌控,只有神掌管明天。而選擇相信神掌管明天有一祕訣,那就是單單活在今天,憑信單單望著今天,行一步就能見一步。這看似簡單的道理,我卻像第一次如此的明白;幫助了我進入無想過的平靜和安息。之前想到起行的顫抖也消失了。

全知全愛的天父,一次一次看顧我的軟弱,建立更新我的生命;也使用我成為家翹的幫助,配合他的步伐共同前行。在禱告三星期,家翹心中也平安,我們便一同接受推薦去繼續尋求父神的心意。

回想這段安息的心路,想到去年我在臉書上唯一一次的帖文,是寫在我生日那天,中午在組長會收到馬鞍山迦拿團的鮮花;晚上出席婚宴時收到雅歌團的鮮花,當時我這樣記下:

「兩束鮮花、兩團的情:亦又是在耶穌中同一的愛。
兩個不是生日會的聚堂:從組長午餐到晚上的婚宴,
兩束鮮花的表達叫我收到弟兄姊妹的關愛。
能夠一天之內-又是在生日之日-與這15年來繫在我心中的
兩團弟兄姊妹見面,實在是天父給我今年的大大生日禮物。

迦拿團友-感謝主!能與你們一起在馬鞍山小區同成長、同禱告、同生活,見證主在這裡奇妙的作為。
雅歌團友-現在雖不常在你們中間,仍經常為你們禱告、想念你們。

順服主順服丈夫,由雅歌行入迦拿,有時都很難明白兩位主人的心意。
憑信跟隨-禱告人生及事奉的路,
如從雅歌的愛情激情起步、越走越勝似迦拿的酒、又濃又美。
各方好友,你們的祝福我全部收了,十分感謝你們的愛。」

順服主順服丈夫,由雅歌起行安營迦拿,現在或許又到了起行之時,難完全明瞭主的心意,但也繼續學習憑信跟隨。深盼您也為我們禱告一起見證主下一里路的恩情。


iElisabeth Elliot, Keep a Quiet Heart, (Grand Rapids: Fleming H. Revell, 1995)
ii我中譯了這句子: The secret is Christ in me, not me in a different set of circumstances. (Elliot, Keep a Quiet Heart, 20)
iiiElisabeth Elliot, Slow and Certain Light: Some thoughts on the guidance of God, (Texas: Pickering & Inglis, 1973)
iv
Elliot, Slow, 14
v我中譯了這句子: But if we bear in mind that we shall, beyond any doubt whatsoever, finally dwell in the house of the Lord, settle down to stay in his presence, then the intermediate pastures and waters, even the valley of the shadow,….They are stations and landings along the journey, and they will not last long.”  (Elliot, Slow, 69)
vi(西)荷西·路易斯·那瓦荷 (José Luis Navajo)著,梁麗燕譯: 《月光下的十字架》(台北: 啟示出版,2013) ; 讀後發現其英文翻譯書名 Mondays with My Old Pastor更表達書的內容。
vii《月光下的十字架》,頁129
viii《月光下的十字架》,頁132
ix (美)傑瑞·席哲(Jerry L. Sittser)著,劉美津《堅持一生的道路》(South Pasadena:美國麥種傳道會,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