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福號外

證道搜尋




在恩福的心路圖——黎家翹牧師

在馬鞍山堂服事接近六年,感恩隊工經過磨合,日漸成熟;也見證不同事奉的起步和發展;關係上也有美好的基礎去繼續建立,心中也期望看到馬鞍山堂走另一里路。當2018年尾看到母堂堂主任的選立錄影播放,認為這是離自己較遙遠的事,心中只是祈望神在恩福母堂興起合宜的承繼,自己則作出配合。

由遠至
但當知道自己成為眾位被推薦人之一,心裡有點擔心,感覺就猶如足球比賽要開角球,自己是九位上去要頂球的其中一位,明知自己球技不好,但也盡責上前一試。我同時看到其他被推薦同工的恩賜和承擔皆可勝任,心中也平安,當時心中關心的仍是母堂主任牧師承繼後,作為馬鞍山址堂主任可以怎樣配搭。

禱告中尋求動機
隨著神進一步引領和被同工和執事提名,知道自己或許有機會需要承擔恩福堂的主任牧師服事,有一天晚上睡不著,當晚我就問自己有什麼原因要回到恩福母堂,若真的要考慮:是母堂的需要、前景抑或個人的位份?當晚禱告之時,心中肯定這些都並非要回母堂的原因,因為若是教會需要,神可以在任何地方興起祂的拯救;若是個人野心,就更不要前往承擔了。當晚禱告之時,心中認定若要承擔,只有一個原因:就是神的心意;若不是,就安然在現在的份中服事。既然去留都是神的心意,那麼我心中就安然了,那天就安然入睡了。

之後隨著提名見面的日子臨近,心中開始又再忐忑,那時有屬靈長輩提醒,能被提名其實也是神的顧念和弟兄姊妹的心意,可以先在內心享受神這份心意。這正面的想法也幫助我以平安的心情面對。這時,我就開始與妻子一起禱告,共同尋求神在教會和我家中的心意。

十年前後事奉心態轉變
1. 軟弱的認識
再走一步時,身邊關心的人會問,我的健康是否能承受。中國人說:「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在過程中我為意到,過往的經歷原來也會奪去人今天的平安。回想過往我內在有兩個挑戰,第一,凡事怕做錯決定,因而不做冒險的事;第二,我總希望眾人能和睦。但凡事過火,都可成為網羅。在十年前的疲憊裡,我慢慢認識自己這兩心態的來由,不是說我今天能完全擺脫,只可以講神給我經歷讓我認識自己,當有同樣壓力時,能更意會人的軟弱、限制和視壓力為神寄來的邀請信,讓我再一次依靠祂。同時,當年靠著恩福堂眾牧長和同工的悉心牧養,我也面對自己的過往,使自己在主救贖的恩典剛強起來。心中是十分感激恩福母堂,這份情也是我願意再往前走的動力。同樣被牧養的經歷,使我對主的身體——教會所產生的果效有更正面的看法。

2. 馬鞍山的經驗
離開母堂後,在馬鞍山址堂事奉的六年,回看也是神裝備的日子。當日離開自己母堂事奉的群體,心中也十分痛苦,但在馬鞍山堂,信徒們的接納,讓我常想起保羅在加拉太書4:14所寫:「雖然你們為我身體的緣故受試煉,卻沒有輕看我,也沒有厭棄我,反倒接待我如同神的使者,如同基督耶穌。」馬鞍山堂領袖、同工和信徒的接納,使我學習近距離與牧養同工相處,也學習怎樣牧養牧者,由嘗試明白,至澄清誤解、鼓勵灰心,又為不同年齡層的屬靈群體定下異象,這些都是神給我在址堂的磨煉,在此我也感謝神在馬鞍山各同工靈裡、心裡的動工,使我們的配搭變得可能。

十年前的經歷,轉變了人生的方向,使我在不同的軌道上學習未學完的功課,就是面對同工牧養和定下教會異象。有問我會不會怕再面對壓力,我的看法是日後的境況我不知道,但卻不會因而攔阻今天因信而在神面前的喜樂和平安。

等候尋求神的引導
1.盛筵的呼召
在等候的過程,自己的禱告也著意向這方面發展,期望神的引領。一天在《基督教週報》看到不少教會都到了交棒的階段,文章說到人很多時看神接棒的呼召是受苦的呼召,但其實接棒的呼召也可以是一個盛筵的呼召,因為主耶穌同時是呼召人進入他的豐盛筵席之中。閱後心中也想自己不要限制神,若要承擔,也可以是一個與恩福一家同享的盛筵,一同以希祈的心看神日後要在恩福眾群體內要成就的美事。

2.靈修與活祭
隨後繼續為此事禱告,禱告後看到是希伯來書10章,聖經提到基督的榜樣,把身體獻上,當作活祭,之後同一章也警戒義人不要退縮,以免神不喜歡。回想當時面對教會的遴選,心中也有獻祭之感,此祭不是為人贖罪,但卻是為主擺上的順命之祭。有感此崗位的艱巨,令我回想基督定意走上十架的意志。這經文對我個人的領受是真確而實在的,希伯來書的教導讓我看到事奉最終也是把自己擺上,而就是在信和順服中與神相遇。我以往的事奉,很多是憑恩賜能力,今天在這禱告後,神的提醒是把自己擺上去看祂的能力,這正是我要學的功課。

3.牧人與爭
隨後在禱告中讀經讀到彼得前書5章,使徒呼召同作牧人,抵擋魔鬼。彼得提到:務要牧養在你們當中神的群羊,按著神的旨意照顧他們,不是出於勉強,而是出於甘心;也不是因為貪財,而是出於樂意 (5:2-3)。 同時彼得又提醒:「神抵擋驕傲的人,但賜恩給謙卑的人。」(5:5) 無論前路如何,這些經文也是我在牧職上重要的提醒,謙卑、甘心而非勉強、樂意而非貪財。彼得在同一章提醒魔鬼正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這些經文使我思想面前的路不單是獻祭的路,也是屬靈爭戰的路,在教會兩代交接間,如何能使神的家延續,抵擋魔鬼的作為。在禱告過程中這些經文都成為正面的鼓勵。

這些日子,從神盛筵的呼召、到信心的擺上,再往前看,是一場屬靈爭戰。所羅門承續大衛之後,因淫亂和拜偶像而埋下國家滅亡的種子;約書亞卻因剛強,而使以色列人得著應許之地。國外大型教會可以到了第二代就崩塌,而不少華人教會,例如北角宣道會,卻因蕭壽華牧師的忠心服事而延續。基哈西卻因貪而大麻瘋上身,以利沙卻得著以利亞雙倍能力,使國家得以延伸。原來每次二代繼承都是一個屬靈爭戰,可以使教會引領社會得著祝福,信徒要憑信參與,自己也願意與恩福一家走在這活祭的路上,學習承擔另一棒。

4.家人妻兒的禱告
在家中,妻子的支持和她經歷的心路歷程,也是我的鼓勵。妻子的禱告也是關心到馬鞍山堂,在轉變中她要學習等候神對她的引領,不為日後擔心,反而提醒聖潔和成熟的屬靈生命是日後路上的要素;但同時妻子也擔心如何建立一個如馬鞍山領袖間緊密的團契生活。

有長者提醒我們要與孩子們分享,我們一家一天晚上跪下禱告,兒子們有擔心父親因忙碌不能教他功課,也有較為接受。這也提醒我一方面任何事奉都要顧及家庭生活,另一方面任何事奉都要交托主帶領孩子成長。

成長空間: 明白及延續恩福情
面對若走上不同軌道的服事,自己也有以下的地方,需要恩福眾手足補足和代禱,助我和我一家一同成長。

自己在恩福事奉約有十五年,當中需要了解恩福第一代信徒長執的情,自己未必有如第一代恩福人有的深厚感受,但願意明白這情,延續這份情,使這份恩福情成為我們這一代及以後的會友和同工的祝福。

我看每位恩福同工都在他們負責的事奉上是「主任牧者」,而作為恩福堂主任卻不能「單打獨鬥」。我期望自己引導會眾,成為榜樣的同時,亦牧養同工在隊工配搭、聖經教導和牧養關係上都不斷成長,為日後堂會及信仰要面對的爭戰打下基礎,這實在需要各位與眾同工的配搭,成為一屬靈團隊,也與恩福眾群體成為一屬靈網絡。

因在址堂多年,回到恩福實在需要再一次認識母堂的信徒需要、決策機制和關係互動;在這期間,若神賜機會一同展望前路的同時,實在需要大家的互補、提點及體諒。

作為基督徒過聖潔、謙卑的生活,遠比作任何位份,甚或主任牧師的事奉來得重要,願大家為我個人的聖潔、謙卑禱告,並求神賜下從神而來的領受、智慧和誠懇去與眾人相處,又求神賜下平安和勇氣去面對決定,建立神的身體。


有人可能會問恩福是一間怎樣的教會,我認識恩福是與香港人走過97的教會,我們未來仍會與香港和中國同行,把屬天的盼望傳遞開去。而我個人經歷,認知恩福在持守聖經之際,是一間相信神在每代施恩行奇事的教會。我作為一個軟弱的器皿,蒙神和神家的推選,亦正印證我們仰望是神的大能,不是人的強壯,以使我們不可自誇。我祈望能與大家一同經歷這豐盛筵席。

在遴選過程中,我一家要感謝的是恩福眾手足的懇切代禱,不是你們的代禱,我們一家也走不到這一步。在這種種過程,我提醒自己,結果如何皆是神的心意;若被選立,這是神的工作和呼召。

在等待的過程,有機會與馬鞍山的領袖作初步的分享,他們表達了不同的心情,雖因可能的轉變有不捨,但當中也不無喜悅、願意肯定和支持的心志。而我亦學習到,教會是神的工作,若要離開,靈裡仍與馬鞍山同在。期望日後大家對馬鞍山堂發展作出相應支持,同時我也深信這次遴選正加深母堂與各址堂間的情誼。容許我回顧恩福初期的植堂雖面對極大的艱難,但今天作為址堂主任,有份參與恩福母堂的主任遴選,我視為神正鼓勵我們不讓過往轄制,繼續開拓址堂和宣教工場,拓展神國的心意。

當蘇牧師有另一里程的服事,隨之而來恩福母堂和各址堂也可能有不同的調動,我也看此時機為各同工和教會更新的機會。在這兩代轉變之際,需要各團契眾手足的配合,使隨之而來的調配成為蒙神喜悅、造就同工、使關係和事工都得以更新的契機。